文章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友会  校友风采

鸳鸯 -------致我们的师大青春岁月

发布时间: 2018-11-08 浏览次数: 189



    当我们把时光坐标横轴上的指示游标滑到9397季,一切印记便清晰地浮现了出来。于我而言,最深处莫过于师大青蓝湖里的鸳鸯。

二十年,短?不短。男生们的头发变得稀稀拉拉,女生们的皮肤也没有以前的光滑白嫩,新一代都读高中了。长?不长。昨天的照片还在,旧日景象依然高像素。多情的朋友,忙碌的自己,漂亮的女友,颜值很高又慈眉善目的教授班主任张老师,带着满脸草席印子来赶早课的实变函数老师,年轻貌美的英语老师,冷艳漂亮的系花毛毛同学,令人羡慕的相爱的三伢子和龙芳姐姐,长得并不高大的劳动时才能明确官职的组长华仔,送过我一件他自己穿了不想穿的衣服的麻杆一样的泡了音乐系美女的周班长,脸大得像陀螺一样的敦厚的偶尔会飚几句南昌话的许书记,傍晚打开水的时间在窗下流动的就算俯视也不会有任何福利的美女校友,每天在操场打自己肚子的体育系保镖专业的猛男,夜间在青蓝湖边石头凳上而白天在青蓝湖里的鸳鸯,带着几个体育系的男生去各个宿舍查电炉时偶遇的神仙姐姐,因为抢篮球场地和体育系的装逼男打群架时冲在最前面的讲义气的付哥,一起在毛泽东诞辰100**合唱大赛中主唱的美女,……。能够吸引医学院农大财大美女的装满蛋黄蛋白的师大大包子,哇哇叫会唱歌的浴室,隔壁会唱“米米依依麻麻”的音乐系宿舍,一排男人裸体站立冲凉的公共洗手间,夜晚常常有美女冲进来然后因为撞见半裸男而哇哇惊叫的84楼走廊,大门口真气凛然的刘和真君雕塑,难得犒劳一下自己才敢去的豪华电影院,师大对面有螺丝和炒米粉的繁华街道,给因为夏天太热而扒拉着席子去露天过夜的同学们喜爱的图书馆草坪,能够在过了零点才敢放映的夜夜爆满的录像厅,拉着床帘布的床的旁边的用来打拖拉机的从上翻开的桌子,因为辅导她儿子数学而结识的音乐系胡筱梅主任的温馨家庭,一首很流行的名叫星星点灯的残疾励志哥郑智化的成名歌曲。人与物像网络电视剧的弹幕一样从大脑快速弹出,没有连贯性,一阵接一阵,以至于都来不及在键盘里敲出。

二十年看起来那么短,印象那么深,这是为何?我思忖了许久。哦,原来是爱!因为爱,爱老师,爱同学,爱校园,一切是那么难以磨灭,像烙印一样镶在我的心田。大学,青春,激情,奋斗,欢快,这些关键词相辅相成,串成一个一个的故事沉淀在你我彼此心间。今天,我们团聚,因为友情要长续。明天,我们海天想望,因为友情要发酵。旧日鸳鸯最可怜,因我常棒打。那年月,学校不许恋人公开示爱,其时,我在学工处,夜间携着一些孔武有力的男子打着手电在树丛里,在湖边的石凳上,照亮相拥的美丽恋人,说上几句早点去睡,亲爱的同学,恋人遗憾而胆怯地(怕公开到系里去会被通报批评)很不情愿地分开。转想,今天的鸳鸯则是幸福到云间的事了,哪怕结婚把孩子快速生下来也是有的。一茬鸳鸯一茬学子,一茬学子一茬鸳鸯,彼暗此明,彼,真意绵长,此,虚假快短。我爱我们那个时代的鸳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在湖边树林打手电值勤,我会说,同学,没事的,继续!我在找青蛙。青蓝湖里的鸳鸯,放心玩耍,游弋永远,相爱永远。对,93数学的鸳鸯们,祝福你们!是,师大被手电光照散的鸳鸯们,有缘续缘。

------93数学曾艳辉值此毕业二十**庆的日子里祝福我亲爱的同学一生平安,幸福永远。